含笑與王建民和曹錦輝分手

 
那天,我滿懷歡喜將 曹錦輝 和 王建民 迎娶進門。
望著飄洋過海的建仔…娃娃,站在雙喜臨門的喜餅盒上,深情款款地伴著曹錦輝…的簽名球,回想那場源自紐約皇后區的台灣遊子美意、由米果構思發起的,為聖心教養院募款義賣活動。
或許在正式的拍賣市場上,這尊建仔娃娃加上小曹的簽名球,根本不到「42,341」元的價值,但我當初願意花費將近一個月的薪水參與義賣,最後幸運成為得標者,只是受到聖心院方無私照顧台灣重障孩子的感召,想要協助將「把愛傳出去」的理念發揚光大。

收到包裹的那天,我打開台灣遊子「TAI」小心翼翼用保麗龍包裝的「小王」,腦海只有四個字:「愛心無價」。

後來為了台灣好生活報的首波徵稿活動,我宣布要把小王小曹捐出來當獎品。朋友打趣問我:

「這回,你是不是含淚與王建民和曹錦輝分手?」

我搖搖頭回答:

「我沒有收集這些東西的嗜好,當初意外得標,本來就打算要在有意義的場合,再把他們捐出去啊!台灣好生活電子報大概是我出社會以來,最堅持的理想與最重要的改革行動了,為新報捐出我身邊最讓人感興趣的獎品,也是應該的。所以我不是含淚,是含笑與王建民和曹錦輝分手喔!」

然而,「讓我們手筆齊出,共創台灣好生活」的徵稿活動,今天午夜就要截止了,以「小王」、「小曹」當首獎的「徵LOGO」、「徵文」,到今天下午三點半為止,都各只有一篇投稿,且徵文首篇投稿使用的標點符號還不符合規定,使可以審核給獎的投稿篇數,等於是「零」,心中不免有些失望,若說是「滿腔熱血被潑了一大盆冷水」也不為過。

或許是宣傳作得不夠,或許是給的期限太短,或許本報帳號申請機制太難吧?或許……

檢討讀者對這次徵稿活動的冷清反應,心中除了接連冒出諸多「或許……」問號,也對當初特別為本報捐出吳哥窟來回機票、知名音樂人的簽名CD、海洋音樂祭設計公仔、簽名漫畫等獎品的朋友們,覺得很不好意思。從投稿的件數與平均品質來看,這回募來的不少人情獎品,都有可能在評審後「得主從缺」,而送不出去。

距離截稿期限剩下八個小時,在台灣好生活報的投稿專區,會有奇蹟發生嗎?就像此份電子報的創立過程,有那樣「眾人拔刀相助」的不可思議奇蹟?

此刻,我看著小王和小曹站在喜餅盒上的照片,小小期盼著,祈禱著。

批ㄟ司

也以此文祝福今早敗投的王建民早日找回投球的手感,並默祝所有在海外打拼的台灣球員,表現越來越好,受傷越來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