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書到底會不會消失?

 

*閱讀紙書/攝影/關魚/2007 

許多人歡迎電子書,希望數位世界盡快到來;也有許多人憂慮紙張書的命運,擔心未來如果書被取代了,生命中的一段美好記憶將成為絕響。

紙張書到底會不會消失呢?對這個問題我沒有特定偏好,反正該來的躲不掉,不該來的則一點也不需煩惱。我們唯一要做的是未雨綢繆,認真面對。以下把我這幾年思考、觀察的重點記錄下來。

一、加上聲光動畫遊戲音效的電子書,不算書

文字可以傳達的精緻複雜,跟影音可以傳達的事物非常不同,大部分書不仰賴影音特效就有獨特的魅力,你在讀金庸小說時獲得的滿足,跟欣賞改編的連續劇可能天差地別。光碟式的電子書曾經流行過一陣子,最後他們退守到幼教軟體和電子遊戲的市場上。那些原本就不是圖書的主流市場。

所以數位化的影音特效也許可以取代電視,但應該取代不了書。

二、直接取用紙書內容的電子書,無法取代紙書

這一點已經證明為真。任何跟紙書相同內容的電子書,面對紙書都缺乏競爭力。即使像韓國那樣勉強形成一個B to B的市場(編按:Business To Business,企業對企業的商務模式),但因為內容仰賴紙書市場做基礎,所以並不是獨立的電子書產業,哪天紙書市場消失了,那個B to B也無法存活。(這一點請參考不可能的電子書商業模式。)

未來不可能有「電子書」取代紙張書的事情發生,但會有很多不同面貌的數位內容,滿足讀者的特定需求,因而瓜分紙書市場。紙書將會退守到幾個無法取代的利基上。

所以與其談「電子書」,不如談「電子閱讀」或「數位內容」。

三、數位內容一定會取代紙張的地方:時效資訊和快速檢索

線上的時效型資訊衝擊報紙、雜誌,最後也會影響圖書。儘管比例沒有那麼嚴重,但未來時效型紙書市場應該會逐漸消失,被數位化內容所淘汰。

檢索型資訊包括百科全書、字典、操作手冊等。紙張的百科全書已經完全無力回天,字典產業則在最後的掙扎中。事實上字典商越抗拒線上化,反而越加速衰亡,每個搜尋引擎都會因為沒有好的線上字典方案,而來搶占這個市場。

紙張在時效資訊和快速檢索上,完全不是電腦的對手,但要注意的是,紙書市場在這裡不是被電子版淘汰,而是被各種網路服務(包括部落格)和資料庫所支解。除此以外,紙張的生命力則相當頑強。

四、數位內容目前無法取代紙張的地方:閱讀體驗和大腦獨占

紙張書是個超過五百年歷史的老科技,但紙書的閱讀體驗,至今沒有任何高科技裝置能夠比擬。

超高解析度、畫面穩定不閃爍、便宜、耐摔耐撞、免開機、永不當機、永遠不必換電池、可以折角、畫重點、寫眉批、轉手送人不肉痛、儲存期限長達二百年、使用者介面非常直觀不必學習、攜帶方便、有油墨香氣、可以拿來蓋泡麵碗……

所有這些特色造成紙書獨特的閱讀體驗,大部分科技產品只能模仿幾項,而無法完全複製,其中有好幾項是任何科技產品都無法複製的。即使談可以複製的項目,例如解析度,紙張所能做到的成就,也遠遠出乎我們意料。

一般紙書上的黑白文字,大概都有超過一千二百dpi的解析度,螢幕製造商現在做不出這麼高的解析度,甚至未來他們恐怕也辦不到。不是科技問題,而是現實問題。因為用72dpi螢幕看DVD已經非常足夠,既然影音市場的規模可比純文字大得多,製造商很難有動力提升十倍以上的解析度,只為了滿足黑白文字的顯示。這種螢幕即使技術上辦得到,但最後可能也無法量產。

紙書的特色所產生的閱讀體驗,至今我們恐怕仍然研究得太少。

關於大腦獨占,這個討論我很少在其他地方看到。也許值得我們從麥克魯漢的「冷媒體」和「熱媒體」講起。

在麥老的觀點裡,冷媒體需要人類全神投入,而熱媒體反之。如果我們把人類當受詞,那麼冷媒體的意思就是,它會獨占人類大腦的注意力。以這個定義看,紙張書是標準的冷媒體(而麥老這本認識媒體則是冷媒中最冷的一類),讀書的時候它完全占有讀者的心智和情感。

你讀書的時候不能分心二用,不像聽音樂,你可以一邊跑步一邊聽,一邊拖地一邊聽。而紙本書不但在心智獨佔我們,在肉體上也一樣專制,你的手得要用來固定書頁,你的身體必須靜止不動,不然眼睛就看不清書頁內容。

紙書的獨占性逼迫我們要找一個不受干擾的空間讀書。而線上空間則到處充滿了干擾,MSN會跳出提示,新聞網站、電郵信箱、上網競標、看看部落格有沒有信件要回……你在線上有太多事情可做,太多誘惑讓你在網上衝浪,忘記原本要做的事,包括讀書。所以即使是原汁原味的紙書內容拋上線,你讀起來滋味總是不同。

紙書的低科技,缺乏超連結能力,逼迫我們專注其上,因此反而提升了閱讀體驗。

五、紙書最後的堡壘:長篇

任何需要細緻閱讀體驗的題材,將成為紙書最後的堡壘,這些包括長篇小說以及長篇論證。如果有一個作品,需要讀者投注很長一段時間、很專注的地思考、沉浸、陶醉或體會,那麼他幾乎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讀書,而且是紙書。數位環境完全無法提供相同的閱讀體驗。

六、但最大的變化可能尚未出現

當讀者花費大部分時間留連網上,這變成媒體之間對眼球的爭奪。從這個角度看,紙書在這一百多年來,面對的競爭對手可謂繁多,從報紙、雜誌、廣播、電視、電玩、遊樂場到網路都是。取代早已一點一滴發生,不只是數位媒體。

紙書最後會不會消失,不是因為數位媒體更快、更容易檢索,或充滿更多聲光特效,這些事情不會毀滅紙書存在的價值,唯一會使紙書崩潰的,是我們喪失了對紙書閱讀體驗的記憶。不只是紙張的香氛,或翻頁的觸感,而是那一段無干擾的陷入,與整個過程所推動的、我們心智的變化。

《註》

本文選自「老貓學出版」。

【延伸閱讀】

不可能的電子書商業模式

還好我是做書的:圖書和音樂產業

電子書的微型化障礙

「時序」網站的力量及其不滿

回應

水笙 (訪客) 週二, 07/24/2007 - 16:22

我喜歡讀「書」,多過看電子書,
手中握著書本一字一字讀,感覺文字的美麗,
也感受成就書本背後的努力付出。

倒不是說電子書沒付出,而是讀起來就覺得少了什麼,
不會字句細讀,看久了眼睛還超級疲勞,
總感覺讀不進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