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介入該到什麼程度?

* 攝影/福熊/2004

從一個月前就發現班上有兩號人物的功課一直屢屢缺交,他們以前雖也偶爾會這樣,但都會在幾天後補齊。畢業考之前也許訂正、複習卷太密集,他們就似乎有點放棄功課這件事,放了幾個週休與這次的四天連假,缺交的功課都沒動。

四天連假前我還告知家長他們的孩子有幾樣功課缺交,結果想不到今天來還是沒動靜。其中A同學雖有寫一些,但其餘多項功課都還是照常沒動;B同學是四天都掛在網路遊戲上,當然都沒寫。

A同學家長說:我都有問他,他都信誓旦旦的說寫好了,放在老師的桌上了。(習慣性說謊……)B同學家長說:她都有叫他寫,電腦也拔好幾次,他就是不寫。坐在他旁邊叫他寫他還會生氣。

雖然畢業考早已考完,最近白天又一直忙著畢業表演的事,無暇顧及他們,想說今天我要上補校,乾脆晚上留他們下來寫好了。

打了電話去他們的家,請他們家人送便當來。B同學家長很客氣也願意配合,說會拿來。A同學媽媽願意配合留校,但很生氣他這樣說謊的習慣,所以說不會拿便當來,讓他9點回家再吃。

留校陪寫功課,苦心誰人知

於是晚上我在上補校,他們就留在辦公室寫。但寫的情況也不太好,一個小時寫不到一頁還不含注音,感覺他們對功課真的很排斥,但我也無可奈何,只能再將他們座位調遠一點。﹝吼~~已經坐在辦公室寫了還這麼不安分﹞

我恐嚇他們如果寫不完他們明天就再留下來,結果B還跟我說:好啊!我覺得留下來還滿不錯的!﹝我不禁想為他鼓鼓掌!他真的很有惹毛大人的天份!不過我才沒中你的計!﹞

晚上9點20補校下課,我也幫他們聯絡家長請他們來接孩子。結果我打到A家的時候,是A的阿嬤接的。

她口氣很不好的說:老師你愛載伊等來啦!

(我都留他這麼晚寫功課了,還要幫你載孫子回家喔?而且他態度很沒禮貌,我才不想。沒感謝我就罷了還這麼兇……)

我說:阿公嘟啊(剛才)叫他自己走,那他自己走好了。

他阿嬤:安ㄋㄟ,你兇好保證伊無怠誌喔(你最好保證他不會出事喔)!

(我心裡已經冒冷汗了,如果論斤價他還滿有份量的,我賠不起耶!但是心裡還是不想載他回家,是他功課沒寫耶,幹麻懲罰我?)

我只好打他媽的手機,他媽說剛也是和他阿嬤吵架,之後有事先離開,有請他阿公來接,他阿公也同意來接。(我這才敢放心回家)

但開車回來時一直在想,啊我是招誰惹誰啊?好像有點過分好心了齁?老師的介入該到什麼樣的程度?我有沒有過分了?

 * 攝影/福熊/2004 

我澄清了自己為什麼想留他們下來寫功課,大概有幾個原因:

1.也許效率較好:他們已經屢欠功課,而我也告知家長多次,雖家長口頭願意協助配合,但每次都一樣沒寫回來,家長管不動,我來試試看好了。學校也比較沒電視、電腦的誘惑。

2.安撫及警示其他同學:他們的缺交功課座號已經記錄在黑板上滿滿兩排,總不能說因為考完試了,要畢業了,就把該完成的功課一筆勾銷。這對其他同學深感不公平,所以想說把他們留下來多少完成一點,留到9點多應該也能讓其他同學覺得警惕。

3.想給自己一個台階下:因為我之前說如果功課沒補完就要扣留他們的畢業證書,我不想要因此有糾紛,所以我只好請他們能補多少補多少,至少要讓老師感覺你是有誠意“還款”的。﹝好像卡債族喔,呵!﹞

4.給他們一個警惕:雖然考試也考完了,但是該做的事還是要做。如果一直拖欠就要自己承擔後果,像是被留下來寫功課。希望他們以後對自己的事情也要有責任感,而不讓人家覺得擺爛就好了。

澄清歸澄清,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啊我吼~也不要你買便當來給我吃,也沒有要什麼報酬,幹麻要這樣對我啊?好像我綁架她的孫子哩!

晚上回到家馬上打電話確認孩子都到家了,也跟A媽媽聊了很久。他的說謊情況我們早已是拿他沒辦法了,我也勸媽媽不要打他,好好跟他溝通。他媽媽也說現在只能他自己會想,讀書等他以後長大想讀再讀吧!阿嬤的態度會這樣她是知道的,她也擔心長輩這樣一味的寵溺孩子,簡直是害了他。

我對他媽媽說A也常對老師展現他的關心與體貼,除了說謊的習慣之外他就是一個好孩子。我們也沒有一定要處罰他什麼,就是希望他能負責任、改掉說謊的習慣。我還感謝他媽媽說,由於A這個孩子的磨鍊,也讓我有些想法比較成熟了。(以前的我對於說謊可是深惡痛嫉、無可饒恕的。)

最後我還邀請他媽媽一定要來看看他畢業典禮當天的表演,他真的很投入。當然還說一些我老公說他說不出口的話。(但我都是真心的!)

事情大致是這樣的狀況,還好兩位媽媽都還滿願意配合。如果是隔代教養,而我的原則又要如何拿捏?介入的程度是否又有不同?

真是場老師的“責任感”與“放棄他”的內心拔河戰啊!

〈編按/福熊

這篇由宜蘭縣同樂國小的any老師所寫,該文道出了幾乎每個老師都會面對的窘境——不合作的學生及功能失落的家長,以及為難於處理此問題時老師所應介入程度。孩子的問題會越發嚴重,「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解決之道有賴老師、家長和學生三者共同努力。感謝any慷慨賜稿,她的網誌還有許多好文,歡迎大家前往點閱。

回應

Anson (訪客) 週一, 08/27/2007 - 13:40

我也遇到這樣的學生,這位學生還是高中生!回家都不寫作業,每天在家只會看電視、看卡通、上網、打電動,家長也不管;他沒寫作業,我通知家長,家長反要求我留他小孩在校寫作業,這樣好像不對吧....
最近,他功課差到好幾科需要補考,打電話告知家長,並希望家長能督促小孩子功課,家長反要求我睜隻眼、閉隻眼地放水給她孩子過關。
我拒絕這麼做,幾天後,夫妻兩個到校跟校長、教務主任反咬我一口,把當初我建議他小孩轉念高職的事誣賴成,我要趕他孩子離開學校,還說我說過:「你小孩已經沒用了,帶回家自己教好了」!
曾幾次留他小孩在校寫功課,到頭來家長反認為那就是我們老師該做的責任與義務,只要我們沒達到他們的要求,我們就該死...
我們真的介入太多了,多到讓家長都忘記自己該負的責任

taiwanese (訪客) 週一, 08/27/2007 - 21:14

我前幾日才聽到全國教師會 一位楊益風老師的演講
頗有感觸

我的記憶是如此的
為啥國外不體罰呢 其實是有原因的......
他說以丹麥來說 老師看到學生作業未交 第一次 會客氣打電話通知家長
"請問家長 您的孩子作業沒寫 有甚麼困難嗎? 有甚麼需要學校協助的嗎?"
家長說沒有, ok ,請他再多多督促
第二次 學生作業又不交了! 老師再打電話 很客氣說
"請問家長 您的孩子作業沒寫! 有甚麼困難嗎? 有甚麼需要學校協助的嗎?"
家長說沒有, ok ,再次請他再多多督促
第三次又復發.....老師直接打電話到社會局!!!

最好不要被發現是累犯情況 如果累犯的話 社會局立刻介入....
嚴重者,父母將會將判處為不適任親職 社會局將強行帶走孩子,給功能健全的家庭撫養

家庭功能失調 本來就不是老師該扛的責任
可是目前台灣尚未進化到這樣的階段
學生作業沒交 打電話給社會局.....大概會被當成神經病對待吧......

楊益風還講了一個案例....有一個盡責的老師....監督孩子到放學以後
還把他送到家門口,看著他入門......結果回家深夜, 父母焦急打電話給他說孩子不見了
原來那孩子看老師走了 轉身也逃家了....責任是老師要扛
因為老師發起這個留校行動 他要負全責
後來這果真孩子出事 老師被告的慘兮兮.....

我的親身經歷也是如此 介入得越多 死得越慘
因為這些父母是不扛責任的 很多事你翻出來 根本就是自己壯烈成仁

但是我不會後悔 因為我相信這件事情發生一定有原因
一定有我要去悟
要去承擔與成長
要去放下的部分
多麼希望自己更有智慧 更有慈悲心 更有能力與耐性去面對這些問題

mayfen (訪客) 週一, 08/27/2007 - 23:48

明明學生沒寫作業
是學生的錯
我留下學生的經驗是學生不痛不癢還浪費你的時間
所以
現在改剝奪他上體育課的時間

作業沒有寫體育課美術課等時間來寫

真的不寫的也很快就給你寫完

當然自己沒課的時間也是上課時間

就不算罰老師自己了

教學生涯長長久久
一次太多太大的付出
很快會把耐心愛心磨完

建立自己的威嚴
讓學生不敢遲交才是長治久安之道

taiwanese (訪客) 週二, 08/28/2007 - 14:27

學生不交作業的原因有很多?any老師的文中只提到與家長的互動,似乎少了與學生的交談,為何不交作業呢?any老師很棒的是自覺到孩子可能因為作業太多,就乾脆不寫了,但也有可能是真的學生怠惰。

學校老師通報社會局也不是不行呀,如果孩子是因為家暴,或家庭功能不彰,無法照護小孩的生活,那請社會局協助是再好不過的。就有孩子是因為家暴不想回家、躲到網咖,無法寫功課,老師發揮教育專業,判斷對孩子教育會有重大影響,通報社會局,或許社會局也能發揮社教專業,剝奪家長監護權,一個孩子因此救回也不一定。

孩子不寫作業,不見得是他沒救了,不受教,而有可能是他不會寫,或者寫作業總是被嫌棄,公開被批評寫的很差啦,或者公開被說字很醜啦,孩子就會更不想寫了。老師的專業是教育,而非威嚴,在我的經驗中,總只是記得會教的老師,而非會兇人、很嚴格的老師。如實的了解孩子的狀況,應該是老師們可以有的教育專業。

至於不公平的問題,any老師真的是一個善解人意的老師,在any老師的教導下,那些準時繳交作業,且被稱讚準時的孩子們,一定可以諒解某些人就是無法準時交。

很多老師提到處罰,如果罰一次兩次有效,就不需要教育了,請警察來就好了,各位老師,孩子需要我們一起努力地、如實地了解,並且協助孩子也協助老師(孩子不交作業,老師會有困擾,但孩子並不了解這一部分,可以說給她們聽),一起努力吧。

taiwanese (訪客) 週二, 08/28/2007 - 14:28

學生不交作業的原因有很多?any老師的文中只提到與家長的互動,似乎少了與學生的交談,為何不交作業呢?any老師很棒的是自覺到孩子可能因為作業太多,就乾脆不寫了,但也有可能是真的學生怠惰。

學校老師通報社會局也不是不行呀,如果孩子是因為家暴,或家庭功能不彰,無法照護小孩的生活,那請社會局協助是再好不過的。就有孩子是因為家暴不想回家、躲到網咖,無法寫功課,老師發揮教育專業,判斷對孩子教育會有重大影響,通報社會局,或許社會局也能發揮社教專業,剝奪家長監護權,一個孩子因此救回也不一定。

孩子不寫作業,不見得是他沒救了,不受教,而有可能是他不會寫,或者寫作業總是被嫌棄,公開被批評寫的很差啦,或者公開被說字很醜啦,孩子就會更不想寫了。老師的專業是教育,而非威嚴,在我的經驗中,總只是記得會教的老師,而非會兇人、很嚴格的老師。如實的了解孩子的狀況,應該是老師們可以有的教育專業。

至於不公平的問題,any老師真的是一個善解人意的老師,在any老師的教導下,那些準時繳交作業,且被稱讚準時的孩子們,一定可以諒解某些人就是無法準時交。

很多老師提到處罰,如果罰一次兩次有效,就不需要教育了,請警察來就好了,各位老師,孩子需要我們一起努力地、如實地了解,並且協助孩子也協助老師(孩子不交作業,老師會有困擾,但孩子並不了解這一部分,可以說給她們聽),一起努力吧。

taiwanese (訪客) 週一, 09/24/2007 - 21:07

看到這篇文,讓我遠遠的想起北京的「海藝事件」( http://www.wangyeba.com/news/xinwen/200705/7191.html)

從這裡看「海藝事件」似遠非遠。想問的問題,似近非近。北京,很遠。
先提問吧。第一個問題,這些學生有沒有問過:「即然學都影視學表演了幹嘛還要學地理?」
如果有,可見老師給他的答案,這些孩子沒聽懂或者不滿意。老師你得告訴他為什麼專業學影視還得多學地理。
如果沒問過,那麼這些孩子一開始便不以為上地理課是必要的,所以他坐不住,老師,你得教他為什麼專業學影視要學地理。因為告訴他「為什麼」這是教育的責任,讓他當個明白人。
老師,你能說個道理讓孩子知道「為什麼學影視還得學地理」嗎?
也許在大眾的價值觀中可以找到很教條的說法,好像「中國人當然要知道中國的地理」、「放眼全世界當必須有世界的地理觀」、「這是考試必考科目為了將來所以要讀」……等等。
把這些都扔了吧。十來歲的孩子,這些話他應該聽過很多回了,他若同意這樣的價值觀,那就不會有這個事件了。不是嗎?
孩子不笨,所以他在不舒服的地方搗蛋,這道理跟要人餵奶的娃一樣,餓了就要哭,海藝的這些孩子有個用來裝「明白事」的肚子,這個肚子餓了,可是沒人理他,又不能真像個要奶吃的娃娃一樣哭鬧,所以換個方式讓人家知道他這裝「明白事」的肚子餓了。
孩子送進學校去是為了讓他明白,海藝的孩子後來出面道歉,但是他是不是真的明白了?老師你明不明白?家長你明不明白?社會大眾明不明白?我不明白。
在報導中看到有這麼一件事,有個高中的孩子接受訪問,說他很生氣這些人壞了他的家鄉北京的名聲。可是要當個明白人,就不只是丟不丟臉或者背不背德的事。這麼大的孩子可能不太容易讓他在知識面前謙卑的低頭,去認同他以為無用的知識是寶貝,但是,誰造成讓孩子覺得這些知識無用的錯覺?大人吧。不只他的家長,這是經過孩子生命中所有的大人得一起負擔的責任。
包括上「海藝」門口去包圍的人。
我能理解這是為伸張正義,給孫老師討口氣的俠義精神,不過,回頭想想,把學校給包起來「堵」這些孩子,好嗎?我不反對以暴制暴,而且特別贊成在一些故意裝糊塗耍無賴的人身上用這招。但是,我懷疑這些孩子是「故意裝糊塗耍無賴」的人。
談過海藝事件,感謝上帝,讓我們不必去「包圍」那個學校。

在這裡回應會想起「海藝事件」,其實因為有些雷同的感觸。
孩子不願寫功課的原因,是不是因為他「不明白」?家長不太關心孩子是否完成功課,是不是因為連家長都「不明白」?那麼我們可不可以在這裡問一個更尖銳的問題──「老師,你教給我的學問是幹什麼用的?」
我想,這是老師該介入多深的原始點,也是「海藝事件」的原始點,我想更可能是丹麥老師打電話給社會局的原始點。因為丹麥老師懷疑家長「不明白」而打了兩次電話給家長問他需不需要幫助,家長表示沒問題,可見他「明白」,即然「明白」還不幹事,那就不對了,所以一狀告上社會局。
我一直在等一個機會,等老師打電話來問我小孩為什麼不寫功課,我就可以問上面那個問題──「老師,你教給我小孩的學問是幹什麼用的?」
不過,我沒有勇氣讓小孩幹這種不寫功課反社會的事,所以,當孩子問我為什麼要學數學的時候,我告訴他。
「學數學,是為了養成你清楚思考的習慣,讓你長大之後能看到事實的真象。」

taiwanese (訪客) 週一, 10/08/2007 - 00:53

無意間看到這個網頁,對這件「海藝事件」的評論,實有感觸。
學藝術的人更需要尊師重道。這在藝術臻於大師境界的人物上,更如同鐵則般的不可動搖。我曾接觸過台灣藝術大學的老師與學生。他們很以自己敬師愛友、勤學苦練的傳統自豪。其實,如果沒有那一份尊敬的、良善的、道德的根基,所表現的藝術本質是可議的,許多功夫是無法苦練磨就的,許多薪火是無法周延傳承的。
現在的教師難為,而且是日發一日的難為,這是因為現今許多的價值觀都在崩解當中,積非成是、莫衷一是的言論如恆河沙數,而且父母與孩子們對於「知識」與「教師」的敬意不斷消減中。曾有家長在兒子的聯絡本上老師鼓勵的文字旁寫了個「屁」字,也不只一次聽學生說過以下類似這樣的論調:「我媽媽說有錢的就是大爺,所以為甚麼不可以?」還有家長甚至會說:「我覺得孩子教育會出問題,百分之七十是在老師身上,百分之三十才是家庭。」
造成如此惡質的環境其實不難理解。在價值觀而多元的複雜社會中,文化解讀、國家意識、甚至連性別的判定都愈來愈困難。在以前要斷定一個人善惡是非或許是十分簡單的事,現在卻動輒得咎。因此,要求任何人提出一個令大家都心悅誠服的標準答案,也簡直是太不容易了。
『老師,你教給我的學問是幹什麼用的?』這個問題,要老師回答不難(說是義務也不為過),但要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徹底明白之後再學習,實在是太沉重了。當今影響孩子的事物太多。他的父母、同伴、媒體與網路之外,孩子的個性資質各有不同,也是關鍵。我深深相信,只要是一個有良心的老師,不願當教書匠的老師,必然會在教學過程中,不斷明示暗導過這些他所信服、所熱愛、所傳授的知識,真正的價值何在。然而有些孩子當下就懂了,也能熱愛學習(這是最好的狀況);有些同學不懂,但還能勉力向學(我想許多懵懵懂懂過來的學生應該都是這一類的吧);但卻有一部分卻總是不明白,並且無法認同,並且必須要花更多的時間才能明白的話,恐怕必須花去正規教育時間之外數倍的時間。這時候,就不能都推諉到老師這一方的責任,認為老師沒有盡力引導了。
每當提到對老師的期望時,幾乎所有的家長都會振振有詞的引論語的話說:「老師應該『有教無類』」。但是他們忘了,連至聖先師的孔子也會說:「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吾不 復也。」當一個孩子內心沒有想聽從、沒有動機與意願時,外界的引導其實是沒有意義的。這樣,即使老師說得再清楚,再明白,恐怕也無濟於事。
看到那位簡直就是喃喃自語的老師,在課堂上不斷被髒話干擾的情況,同為教職的我,也很是難受。我想當孩子在課堂上有蓄意搗蛋、胡鬧的作為時,代表的除了是他不了解「為甚麼要學地理」之外,更多的訊息是他的自我意識太強,對於師長與目前團體所進行的活動一無所覺與敬意,我覺得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舉一個不大好的例子,如果一個孩子肚子餓了要吃奶,就可以任意干擾破壞,甚至要惡作劇、在課堂裡對老師下藥、對同學拔槍(這些都是現實社會上發生的新聞),那麼我們可以把原因歸咎於是「當初老師沒有告訴我為甚麼要學這些知識」,或者是「因為我覺得知識無用」嗎?我想,這當中還有許多的角度需要思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