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三個人的事(謊言篇)

* 褪色的青蛙王子/攝影/關魚/2007 

「我錯了……」

2003年初春,開寫性事系列幾週後,接到32歲男人的電話,他只說了三個字,就陷入長達數分鐘的沈默。因為已從別的管道大略得知了男人的事,我沒有馬上打破沈默問原因,只是繼續等他的第二句話。

「你已經知道了?」

聽我也陪著沈默,男人在第二句半疑問半肯定地說著。

是啊,我已經大概知道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不是嗎?何況,早在認識你之前,女主角群就有兩個是我已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世界是很小的,越是在你不想被人發現時,越會被人找到。

「那把我也列為性事系列的男主角吧,就當作我的懺悔。」 

※※※ 

32歲男人比大我一歲,但他30歲那年在網路上遇到我時,就已老實承認,他是個心智年齡還停留在青少年、好像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

「所以你比我老十歲,比我成熟十倍喔!」這是32歲男人初次跟我在聊天室交談過後,於第一封電子郵件所下的結論。

其實很難去描述長相普通的32歲男人在網路上的魅力。他的嘴大概就像含著瑞士蓮巧克力,對女生說起甜言蜜語,既不會像蜂蜜的滋味太直接而黏膩,也不會像棒棒糖的外觀太幼稚而固定。他的話總是甜中帶著些微的苦澀,化成文字便是「望之平淡卻層次豐富」,日積月累下來,這種表達方式就成為一種名牌,讓不少女生趨之若鶩。

32歲男人常去的網站有三個,用不同的名字。三個網站屬性不太相同,在網路上又有千千萬萬個網站提供網友交遊,會同時去逛三個網站的網友,除非是特別呼朋引伴,否則重複相遇的機率,的確很低。

「機率很低,卻永遠不可能是零。」

我對認錯的男人說。

「出軌的人就如同犯罪的人,總期待自己永遠不會被抓吧。」

男人在電話裡繼續半辯解半懺悔。

32歲男人有個好處,某些時候說起話來很老實。就因為他很會招認自己的錯,早就坦白跟五位「候補女友」承認他已經有個「正牌女友」,甚至跟正牌女友坦承他有一個「此生最愛的老牌女友」,以及「此生最難忘的青春女友」,所以「女友們」全都誤以為,自己已經聽到「全部的實話」。

可惜,謊言最精準的定義之一,便是「片面的誠實」。而隱瞞的,都是對方最想知道也最該知道的部分。更無法讓人容忍的,是「用甜言蜜語為手段行欺騙之實」,好換取複數女人心甘情願付出身體和感情。

「可是,我真的每個都很喜歡,否則我也不會跟她們上床。」

男人在電話裡繼續半懺悔半辯解。

當我得知八位女主角的其中一位,因男主角只願算安全期不愛戴保險套,而「意外懷孕流產」後,我忍不住很直接地跟32歲男人說,甜言蜜語的欺騙行為,跟法律上規定的詐欺犯罪,幾乎沒什麼兩樣。

聽到我用「詐欺」兩字形容,男人在電話那頭又陷入長達數分鐘的沈默。

於是最後的最後,他請我記得要在文章末尾跟八位女主角說:

「對不起,是我錯了。」

※※※

欺騙,通常可分成三種。

善意、無意、惡意。

說謊的人究竟是哪一種,自己不見得最清楚,因為欺騙的「定義權」不在己方,是在對方。

而用謊言換得的感情,通常就如同謊言一樣脆弱。

《註》 

系列由來請看初始篇「性,是三個人的事」。